我的家


缓解便秘的自然方法

便秘是一件不爽的事情,不仅对健康有害,对于人的心情也有很大的影响,想想一肚子的废物排不出去,而且这些有害物质在肚子里呆久了还会产生臭气,一不小心排到公众场合,不仅影响他人健康,也很让人尴尬。便秘的原因俺不太清楚,一来俺不是学医的,二来俺很少受到便秘的困扰,于是没有动力和兴趣去研究关于大便这个不能登大雅之堂的问题。每天早上俺七点左右起床,之后喝一杯凉水,五分钟之内就得去厕所报到,准确程度有时候让我自己惊讶,让我太太羡慕。但是我发现有时候如果我的作息有改动,错过了早上排便的时间,那么那天我就会有轻微的便秘,所以我想造成便秘的原因之一或许是不正常的作息吧。便秘在小孩子中尤其普遍,因为小孩子很容易因为贪玩而故意忍着不去上厕所而造成便秘。这种没有规律的作息会不会造成习惯性便秘,俺不知道,但是希望不会。 有个关于便秘的笑话。有个人在厕所大号,但是因为便秘,所以很是痛苦。这时听到有人冲进厕所,进入隔壁的隔间,然后响起哗哗的排便声。这位便秘中的老兄听了之后着实羡慕,说:“老兄,我真嫉妒你,可以拉得如此畅快。”隔壁的那位愤愤地说:“嫉妒个屁啊,老子还没来得及脱裤子呢。” 好了,废话少说,言归正传。关于便秘有没有什么自然的疗法呢?俗话说“凡药三分毒”,所以总不能老是考药物来缓解和治疗便秘吧,自然疗法应该是首选。这里我和大家分享一个简单的、全天然的方法来治疗便秘: 主原料: 梅干汁(Prune Juice),喝一杯(8盎司,或者240毫升)到两杯就可以了。根据我的经历,我喝完之后大约一到两个小时只内会开始起作用,每个人不一样,所以可能需要的时间也不同。 辅助原料: 如果便秘比较严重,可以附加一杯(8盎司,或者240毫升)苹果汁(Apple Juice)。 注意事项: 如果没有梅干汁,也可以直接食用梅干。不要过量饮用过量的梅干汁,否则有可能造成轻微的腹泻(至少对我来说是这样的,因为我的便秘很轻微,如果我喝两杯梅干汁,那么我就会有腹泻的症状。)


围裙的力量

本文针对已经结婚的, 并且婚姻还没有出现危机的姊妹们而提供的婚姻小贴士。如果夫妻关系已经开始冷战,本贴士可能不好用,如果你要尝试,后果自负。 当你下厨要带围裙的时候,使用你温柔的声音让你老公帮你系围裙,而且是面对面的系,告诉他要把结打在后面(因为男生通常把围裙的结打在前面)。在他打结的时候,你就顺势抱住他,给他一个吻,然后谢谢他。 如果你家里是老公做饭,那么在他要带围裙的时候,你大喝一声:“老公住手”,然后飞奔过去帮他把围裙系上,顺势抱住他,给他一个吻,然后谢谢他做饭,辛苦了。 常常使用这个小贴士,你会发现小小的围裙居然有如此强大的力量。


体贴

体贴不一定要在大事上才能体现,体贴要从小事上做起,很多时候小事上的体贴更让人感动。 上个周六早上,我太太说她要去学校加班做作业,要到下午两点才回来。我问她中午去哪里吃饭,她说她从家里随便带点吃的就可以了。下午两点半是教会弟兄姊妹来我家查考圣经的时间,于是我上午就忙着收拾打扫房子,到了中午没有时间做饭,就去买了外卖。我自己买了一个鸡肉汉堡,给儿子买了三个炸鸡柳,给女儿买了八个小炸鸡块。我和儿子很快就吃完了,然后我继续收拾房子,而女儿坐在餐桌旁慢慢享受她的午餐。过了一会儿,在我擦桌子的时候听到女儿似乎自言自语地说“我要把这些留给妈妈”。我怀疑我听错了,就问她说什么,她又重复一次“我要把这些留给妈妈”。我瞟了一眼她的小饭盒,看见里面还有两个小鸡块,我心里一阵感动。但是接下来发生的让我更为感动。我看见女儿把饭盒里从鸡块上掉下来的渣渣都拣出来吃掉了,唯独那两个鸡块她没有动。炸鸡块是她最喜欢的食物,她一定也很想吃完所有的鸡块,但是她宁可吃掉下来的渣渣,也要留下两个给妈妈。她对妈妈的爱和体贴让我感动,也让我惭愧。我太太说她中午不回来吃饭,我根本就没有想到要给她买午饭,更不要说留一些了。我忍不住走过去给女儿一个拥抱,说“谢谢你这么体贴”。 我太太喜欢吃清淡的食物,但是那天的炸鸡块她吃得津津有味。


如何轻松地去除洗碗机里的水垢

洗碗机用久了里面会有很多水垢,而且碗盘上也会沾上很多水垢,即使用Jet Dry帮助也不大,我身边有些朋友因为水垢的问题就不再用洗碗机了。其实洗碗机里的水垢很容易去除,下面是我用的一个轻而易举的办法。 1.照常使用洗碗机洗碗 2.当洗碗机开始注入洗碗液的时候,暂停洗碗机 3.打开洗碗机,加入两杯白醋 4.关闭洗碗机,继续洗碗 如果水垢比较多的话,可以多加一杯白醋,或者多重复这个办法就会把水垢轻松去除了。


一封家书

今天在收拾房子的时候,发现一封Tristan写给我们的信,可能是他上写作课时的作文: 12-15-11 Dear Mom and Dad, This Christmas came on us terribly fast. Now, I have just read this terribly great book called Vampirates, and I was wondering if you could spare a few bucks at Scholastic to get the book, I would be honored. The year has gone fast and I have done extremely great! Haven’t you remembered the time I’ve been responsible by organizing all my books onto the shelf? Or helping my sister fix her bed? Plus, that time when yall got me “The Son of Neptune”, I read through, it like chopping butter with a machete. […]


管道工

新年假期里完成了一项巨大工程:将家里两个浴室的已经开始朽烂的手龙头换掉。房屋建筑商为了降低成本,用的水龙头的质量都不好,才五年多,水龙头一些部分已经开始朽烂漏水。原来的水龙头是这样的: 花了近两个小时,把旧的水龙头卸掉: 又花了近一个小时,装上了新的水龙头: 有了经验之后,装第二个就快多了:


1

很久没有写东西了,太懒了。 九月份应该是丰收的季节了,我家后院的一棵梨树居然开花了,很奇怪。 昨天晚上咳嗽了很久睡不着,于是爬起来做功课,居然第一次把老师布置的作业做完了。今天早上虽然感到很累,但是满有成就感。 太太对于我讳疾忌医的做法很不满,今天早上下最后通牒,要不就吃止咳药,要不就去看医生。男子汉大丈夫一点小病就吃药看医生,太娘娘腔了,不过鉴于最后通牒的严重后果,我带了止咳药到办公室。 咳嗽啊,你快快地离我而去吧。


中国胃

中国胃?其实应该叫“中餐胃”。胃对中餐的想念似乎和年龄成递增关系,甚至过了某个年龄之后会出现指数级增长趋势。 怎么才知道自己的胃是“中餐胃”? 不论皮萨,三明治,意大利面条,牛排,汉堡闻起来有多么香,刚入口时有多么美味,一天三顿之后,该睡觉的时候,胃里有一种莫名的失落感,一种不满足感,一种对中餐难以抑制的思念,甚至于嗅觉都会产生对中餐的幻觉,厨房里的一点点味道,都会认为是香喷喷的红烧肉,嘴里不停地咽口水的时候,你就不得不发出一声叹息,还是中餐才能让人满足啊,胃是绝对糊弄不得的。